英雄烈士谱丨刘义权:军档收集第一人-

英雄烈士谱丨刘义权:军档收集第一人-
新华社北京3月21日电题:刘义权:军档搜集第一人  新华社记者黎云  刘义权这一生,做了三件事:扩大和建造我军档案资源体系,拟定构成戎行档案搜集作业制度,为中美军事沟通作出活跃奉献。  这三件事,刘义权用一生在编写。  刘义权,四川德阳人,1968年入伍,原解放军档案馆馆员,被颁发“全国优异共产党员”等称谓,取得解放军档案馆专业最高奖——“兰台奖”特等奖,被誉为“军档搜集第一人”。  从事档案作业38年,刘义权的脚步广泛全国300多个县市,搜集和接纳了83万多份我军历史档案,包括我军建造与开展的各个历史时期,触及党领导武装斗争和戎行建造的方方面面。其中有毛泽东、周恩来、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手迹,有各个时期的作战文书、指令,有红十全军、赤军平汉线游击队等赤军零星部队的档案珍品等,大大扩大了我军档案资源体系。  凭借这些档案,查找出近万名我军失踪和牺牲人员下落头绪。  多年同档案打交道,刘义权意识到,要做好档案搜集作业有必要从制度上探究体系建造的有用方法。为此,他编缉起草《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接纳文书档案细则》,内容包括档案接纳作业各个方面。  这是我军第一个体系标准戎行文书档案移送、接纳作业的法规性文件,对档案作业的标准化制度化建造产生了重要影响。  中美两军档案协作拉开序幕时,刘义权现已退休。因具有查询我军失踪和牺牲人员档案的经历,他被返聘为中美军事档案协作办公室专家成员。  这期间,刘义权被确诊为直肠癌晚期。得知病况后,他对馆里领导提出的仅有要求是不要张扬,他要把剩余的档案悉数查完。“我是个唯物主义者,对存亡看得很理解。”刘义权说,“假如我累死了,那也是我自愿的。”  经过两次手术后,刘义权又坚持作业了8个月,完结5000多份档案的查阅。查找出的涉美档案信息,对美方查找朝鲜战争前后失踪人员下落供给了重要头绪,推进了美方战俘和失踪人员的搜索作业,为推进中美两军务实性协作作出了奉献。  2010年1月28日,刘义权病逝。社会各界纷繁经过各种途径和不同方式,表达对他的尊敬之情,也永久铭记这位“军档搜集第一人”——“他置身于汗牛充栋的档案库,一条板凳、一张桌子、一把放大镜、一双白手套,陪同了38年。他用牺牲式的奋斗,据守普通,发明特殊。”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